最高法《意见》发布,大连百年城亟待破产重整求新生

  2022Nián7月25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Dà市场提供司法服Wù和保障De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。《意见》明确提出,对Yǒu挽救价值的企业积极适用破产重整、破产和解程序;同时,《意见》还提出优化Yíng商环境司法保障机制,Jiā大营商环境司法保障工作宣Zhuàn力度,提Zhèn经营者投资信心。

  在法律界人士看来,最高法上述《意见》的发布,对于全国各地积压已久的破产重整陈年旧案的顺利推进,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机会,也为这些一直难以推动的破产重整案营造了一Gè更佳的SīFǎ保障环境。

  这意味着,包括近期备受关注的大连百Nián城申请破产重整事件在内的一系列破产重整案,有望迎来新转机。业界也普遍期Dài地方政府积极贯彻政策号召、优化营商环境,提振投资者信心。

  Dà连百年城重陷债务及经营双重危机

  在Zhī江新实业作为持股70%的控股股东连Xù为大连百年城投入55.8亿元的巨额资金三年后,这家大连房地产企业目前再次陷入债务及经营危机,无法挣脱泥潭。

  大连Bǎi年城成立于1996年,由浙商吴云前创办,Cóng事不动产开发及运营,拥有百年城购物Zhōng心、Bǎi年港湾奥特莱斯、温州城商品Jiāo易中心等多项资产。2018年,大连百年城因为欠付金融机构近60亿债务逾期,吴云前被法院列为“老赖” ,公司走到破Chǎn清算边缘。

  
  2019年开始,成立一年的实业投资平台之江新实业在连续向大连百年城“输血”55.8亿元(其中包括20亿元股东借款)后,将大连百年城Cóng债务危机的泥潭中拉了出来。之江新实业也成为大连百年城的控股股东(Chí股70%)和最Dà债权人。

  但此后,大连百年城仍控制在小股东吴云前之手,控股股东派驻的高管难以正常履职的新闻被披露于媒体。Zhī江新实业方告诉界面新闻,他们难以对公司治理和运营施加有效、积极的影响,导致公司经营状况难有起色,再次陷入债务危机。

  根据媒体此Qián披露De数据,大连百年城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已经高达55亿元。分Xī人士认为,如果没有管理和资本双重输血,大连百年城此次难度危机。

  目前,之江新实业向大连百年城陆续提Gòng的20亿元股东借款也已陆续到期,大连百年城无力偿还。

  天Yǎn查追踪信息显示,Dà连百年城因到期债Wù无力清偿,已遭到多家债权人起诉,15亿元债务正处在Pī法院执行阶段,其所Yǒu的资产及银行账Hù全遭法院Zhā封。同时,大连百年城还欠缴国Jiā税金、罚Kuǎn及滞纳金高达9000余万元。

  更引人关注的是,目前,大连百年城的现金流已经无法持续承担员工工资和债务利息。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财务数据显示,今年1月,大连百年城的现金流入只有1870万元,不足以支付其每月2401万元的债务利息,更不足以支付其每月1412万元的员工工资。

  界面新闻获得De另外一份数据显示,在2020年和2021年,大连百年Chéng的物业租金收入分别只有2.05亿元和1.86亿元,其租金回报率分别只有2.70%和2.44%,跟万达3.9%-5.5%的水平相去甚远。

  这份数据还显示,Dà连百年城的核心资产百年Chéng商场和奥特莱斯去年的EBITDA(息税摊销前利润)合计只有约7290万元,其EBITDA回Bào率仅为1.2%,ér国内同期、同类型商业项目该Zhǐ标一般Zài5%以上。

  另据《沈阳日报》报道,大连百年城近年来的商铺出租Shuài只有70%,其租金和物业费收缴率只有75%,明显低于同区域的其他商场。百年城商Pù基本盘的出租率和租金及物业费收缴率也在连年下滑。

  种种迹象Xiǎn示,目前大连Bǎi年城面临关门倒闭De巨大风险。

  破产重整或是最佳出路

  之江新实业为维护债权人、商户以及公司员工等多方利益,于2021年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大LiánZhōng院)提出破产重整大连百年城的申请,理由是大连百年城不能Qīng偿Dào期债务且Míng显缺乏清偿能力,但大连中院未予立案。

  随后,之江新实业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之江新Shí业认为,大连百年城已经无力清偿DàoQī债务,依据《中华人民Gòng和国企业破产法》,对其进行破产重整具有合法性,也具有必要性。

  《中华Rén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》(以下简称《破产法》)规定,企Yè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,依照本法规定Qīng理债务。

  《破产法》还明确,企业法Rén有前款规定情形,或者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,可以依照本法规定进行重整。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,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。

  一位公司破产重整专家也认为,大Lián百年城目前的经营状况已经到了需要JiāKuài进行破产重Zhěng的地步。不仅账上现金流少,持续Jīng营面临困难,背负的大量债务Rú果无法妥善解决,也Huì令公司进入更艰难的境地。

  该人士进一步认为,如果任由其发展,大连百年城大概率会走向破产清算,这对于百年城全体员工、商户以及投Zī人、债权人来说,都是无法Jiē受的事实。

  界面新闻了解到,之江新实业曾组织国内破产法领域权威专家学者研讨论证此案例,从过去和当下法院对百年城的生效Zhài务判Jué的执行情况以及在途诉讼Píng估来看,“百年城事实上已具Bèi‘不能清偿Dào期债务’并且‘明显缺乏清偿能力’的破产原因,具有重整可行性,且无《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》规定的‘明显不具备重整价Zhí以Jí拯救可能性的情形’,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。”

  浙江省破产管理Rén协会会长、上海交大破产Bǎo护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任一民在今年7月接受《浙江法制Bào》采访时称,如果一家公司确实存在现金流不足无法偿付到期债务,并且存在资不抵债,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企业具有一定的重整价值,那么,对该困境企业实施破产重整是一条Xiàng对有效的途径。

  “重整对遭遇财务困境企业Zǒu出困境确实是一条可供尝试、也相对有效的合法路径。”Rèn一民说。

  相关分析人士提醒,百年商城的经营状况已Jīng到了需要Jiā快Jìn行破产重整的地步。目前,大连百年城不仅账上现金流少,持续经营面临困难,背负的大量债务问题如果无Fǎ妥善解决,任由其发展,大概率会走向破产清算,这对于百年城全体员工、商户以及投资人、债权人来说,都是无法接受De事实。

  该人士称,在市Chǎng各方面看来,无论是从财务、经营还是法理层面来看,破产重整对于当下的百年城来说会是最佳出路。

  另外,之江新实业方面也强调,目前看,大连百年城旗下的主要项目有大连百年商城购物中Xīn、大连奥特莱斯、琥珀湾地产、百年汇地产、大连温Zhōu城、沈Yáng温州城等。这些商业项目虽面临运营困难,但仍Jù备一定的资产价值。

  之江新实业同时认为,大连百年城账面上虽未资不抵债,但其Hú心资产主要是商业和旅游房产,且有不少是“小产权”,Chù置变现难度极大。

  上述破产重整专家指出,大连百NiánChéng目前的运Yíng和资产状况说明其仍然是一家“具有挽救价值”的企业。而这也恰恰是今年7月份出台的《最高人Mín法Yuàn关于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Dà市场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》所强调的。上述《意见》明确提出,对有挽救价值的企业积极适用破产重整、破产和解程Xù。

  一Wèi破产Fǎ律师认为,《意见》对于通过破产重整引入新投资人和新管理层的方式来再度盘活百Nián城、恢复百年城的自我造血和持续经营能力有着重大积极意义。

  在前期Nǔ力均告失败的情况下,之江公司不得不以最大债权人的身份,向法院申请对再度陷入债务危机的百年城进行破产重整。为了Zēng强重整的成功可能性,之江新实业称自Jǐ愿意作为意向重Zhěng投资人之一,通过破Chǎn重整方式积极挽救Bǎi年商城,做出最后努Lì。

  之江新实业Zài申请书中也强调,大连百年商城具有重整可行性,意向重整投资人的主要Gǔ东银泰集团在商业LíngShòu和Shāng业地产领域深耕20余年,Néng够为重整后的百年城引入专业化的运营管理团队和经Yàn,助力百年城重回经营正轨。

  对Yú破产重整,大小股东缘何存在分歧?

  此Qián有媒体报道,自从之江Xīn实业2019年陆续投资55.8亿元并成为大连百年城控股股Dōng三年以来,其从未对百年城Shí施过任何有实质意义的控制。

  报道称,尽管按照当初De投资约定和Dà连百年城公司章程,作为绝对股控股股东的之Jiāng新实业有权向大连百年城委派两名董事,同时具有CEO和CFO的提名权。但实际上,在小股东吴云前的幕后操纵下,之江系的董事、高管此前一直处于被彻底架空的状态,无法有效参与公司GuǎnLǐ和决策。

  今年5月7日,更有媒体报道称,之江新实业派往Dà连百年城的副董事长、董事及董事Huì依法聘任的新任Zǒng经理均被小GǔDōng拒之门外,无法进入公司正常履职。

  之江新实业Xiàng关人士对界面新闻称,这些派驻人员目前仍在大连无法进入公司正常履Zhí,只能每天奔波于大连市各个部门Zhī间,Wèi能够进入百年城积极“维权”。

  据界面新闻了解,之江Xīn实业Yǔ大连当Dì政府多次协商,希望政府出面推Dòng之江新实业派驻高管能够顺利进入大连百年城正常履职。但截至目前,仍未获得实质Jìn展。

  “在混乱的公司治理、管理体系下,如果不拿回百年城应有的控制权,百年城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清算,之江的投资损失将会持续不受控地扩大,这显然是之江难以接受的。”有知情人士分析说。

  之江新实业称,针对自己提出的破产重整Fāng案,Xiǎo股东却一直极力反对,并不断设置Zǔ力,双方一直难以达成Yī致Gòng识。

  小股东为何阻挠破产重整呢?

  背后的原因可能并不复杂。“如果百年Chéng破产重整顺利,小股东将会失去对公Sī的控制权,这对于小股东而言,不仅其现实的经济利益将受损,”一位知情人士说:“更关键的是,在百年城最近三年有关该公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的过程中,可能还存在违法违Guī行为,小股东难以Chéng受失去对百年城控Zhì权的Fěng险,这也是他们极力阻止重整百年城的重要原因。”

  Gēn据《破产法》规定,公司一旦进Rù破产重整程序,那么法Yuàn将从指定破产管理人强制接管百年城,并征集潜在的投资方对其进行新的债务重组。如此一来,小股东就会失去对百年城的控制权。

  之江新实业方还认为,大连百年城之Suǒ以再现危机,除了疫情因素外,更Yǒu其他更值得关注的因素。根据盘点,大连百年城的众多供Yīng商、商户等,其中不乏众多“吴”姓人士。因此外界普遍认Wèi公司内Bù存在Guān联交易和利益输送嫌疑。

  Rú何破、立考验营商环境

  界面新闻在采访时也注意到,很多人对于破产重整和破产清算的认识仍然模糊。很多人担心,大连百年城破产重整不仅会严重侵害债权人利益,还会影响数千员工的Jiù业问题,同时也会使百年城大量的商家、租户蒙Shòu损失。

  这明显是混淆Liǎo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这两Gè概念。对此,一位不愿具Míng的公司破产重整专家解Shì,破产重整与破产清算其实是两个完全Bù同的概念,前者是以引入新投资人或进行债务Zhòng组的方式,来Xiè决债务问题并恢复百年城的持续经营能力为目的,绝不是强制清算百年城的资产、注销其法人主体、进ér影响员工就业和商户的正常经营。

  上述公司破产Zhòng整专家指出,大连百年城只是全国范围内遭遇破产重整难的一个缩影,最高Fǎ的《意见》落地后,全国将有很多像百年城一样的企业都将成为直接受益者,“这对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,构建新发展格局,推动高质量Fā展具有重要指导意Yì。”

  因此,对于当前的百年城来说,Bù破不立理应成为各利益相关方的一Zhì共识。

  “大连百年城小股东Yīng该及时转变思维方式,从维护当地良好的营商环Jìng出发,化Xiè矛盾,Jī极Tuī动问题化Xiè。”这位公司破产重整专家说。

  专家们也建议,从优化地方营商环境层面,地方政府一方面应积极引导推Dòng大连百年城的破产重整,另一方面也应督促百年城尽快规范公司治理Hé引入专业化经营团队,让百年城实现破茧成蝶,为大连当地经济发展Zuò出应Yǒu的贡献

  之江新实业有关负责人Chèng,按Zhào最高法《Yì见》要求,积极、Wěn妥推进大连百年城的破产重整,对于优化和修复当地的投资、营商Huán境意义重大。而百Nián城破Chǎn重整一案Jí将做出的二审判决Jié果,也将具有很强的标志性意义。

  界面新闻将持续关注此案De进展。